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评论 > 正文

文艺评论丨付新民:《人是活的》——一部朴素粗粝的史诗

分类: 评论

2022-07-24

《人是活的》是吴丹用方言创作的具有地方色彩和充满烟火气息的小说。小说中的人物张老幺、陈五妹、泡哥、浪巴儿、荣儿、伟伟每个名字都像我们身边的邻居, “惯伺”“堂客”“耙耳朵”“女娃长得乖”“真好看”“狗日的”“听到的龙门阵“,“拓儿车”“啷个办”“记到哦”“冒火”,每个话语都如此亲切,甚而至于小说角色的生活场景、饮食起居、生活方式都是那么熟悉,都在我们身边游荡。然而又是那么陌生,张正雄确实是雄起的,但他是雄起的老幺,最终并没有真正雄起来。陈五妹吧,她爱中有保守和隐忍,因不愿和丈夫沟通而最终导致误会和一系列的后果,确实有陈旧的一些观念在作祟。陈真又叫浪巴儿,真又是浪的,吴哥不过是泡哥——“无哥”而已,面对很多现实都无能为力,伟伟还没长伟岸就意外身亡,苏佳最后也成了人生最大的输家,每个人的书名和小名,或者名字与谐音之间似乎又产生一种奇特的张力。

《人是活的》也带有明显的自传体色彩。有人说,小说家的第一部小说一般都带有自传性质,据说纳博科夫、毛姆、马尔克斯、卡夫卡、王小波等都有上述特点。小说很多的篇幅来自于了哥个人生活经历,或许也正是自己的经历零散地渗入作品中,作品才有了生命力。主角张老幺的豪爽坚韧乐观,包括为人处世的态度,与像灯泡照亮别人的泡哥活脱脱相似,如果说泡哥是B版的张老幺,那么了哥具有现实版的张老幺性格。张老幺的厚道和发自内心的慈悲之心又何尝不像作者。他在儿子死了妻子也已经疯了的情况下,放弃杀死独子伟伟的石头一家的附带民事赔偿,帮忙救治仇人苏佳患白内障的老母亲的行为,非一般人能够做到,充满了人性乃至神性的光辉。

《人是活的》看似命运悲剧,其实背后是性格的悲剧。张老幺的悲剧看起来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充满神秘主义色彩。张老幺因为不小心撞死了狗,后边以侥幸的故意撞死了人,因为慷慨地处理交通事故花了大笔的钱,其妻陈五妹儿为钱铤而走险,被先前想强奸自己的苏佳威逼利诱,惨遭凌辱。五妹儿因为爱丈夫,不愿告诉丈夫实情,导致后边被误会。老幺因为闹离婚,用凳子砸了陶瓷栏杆,母亲因为栏杆缺失,后摔伤致死,一系列的巧合背后也有其必然的性格因果关系链。当然这里不是说这样的性格不好,正常的生活环境下这些都是高贵的品质。小说毕竟是生活提炼了的艺术,有血有肉的灵魂,恰如英雄受难,恰好符合悲剧的特点——把美好撕毁给人看,老幺撞人、五妹被强奸、夫妻离婚、母亲摔死、儿子意外死亡、妻子发疯出走,一系列的意外让读者唏嘘不已,也让读者倍加珍惜生活,深入地思考活着的意义和价值。

《人是活的》具有一定的艺术典型性。能够让读者产生共鸣的,一定连接着现实生活。我一口气看完了吴丹的作品,对张老幺、陈五妹的遭际深表同情,小人物的生存之痛历历在目。明天和意外,不知道谁先来,从这个角度说,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是张老幺。如果把作品放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大背景下,用历史的标准去衡量作品,作品所反映的社会生活或许更为深广。苏佳这种为富不仁、作奸犯科的人在当时确实有存在的土壤,但张老幺类似的生活在底层的善良的人也大量存在,更是因为这种人大量存在,我们的社会才会有蓬勃的生机与活力。可以说,作品朴素粗粝地再现了改革开放初期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,典型情绪和典型心理。

张老幺说,人是活的,就有希望。历经磨难,也要感激生活!这是最朴素的真理,也是最基本的愿望。借用评论者的一句话:愿俗世中的饮食男女不是为主人公的悲惨命运而伤悲,而是被书中闪耀的人性光辉所感动!


来源:上游新闻

责编:翠果

如遇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版权侵权联系电话:

相关推荐

精彩图文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