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挥笔凝思竹影闲|郁民华和他的书法

挥笔凝思竹影闲|郁民华和他的书法
2019-06-16

  原标题:挥笔凝思竹影闲|郁民华和他的书法

郁民华,男,笔名有耳,斋号朴清斋。供职于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,高级工程师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石油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、河北省草书委员会委员、华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、河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、《中国书画》杂志社书画院特聘书法家、《美术市场报》艺术顾问。

参展:作品获全国第四届楹联书法大展全国奖;入展全国第八届、第九届书法篆刻展览;第二届全国书法兰亭奖;全国首届草书大展;“铁人杯”全国书法大展;入展纪念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-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;入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书法大展。

挥笔凝思竹影闲——我读郁民华和他的书法

文/吴川淮

郁民华把自己的郁姓拆开,有耳,作为自己的笔名可谓一种智慧。书家黄仁龙说有耳是取善听八方言,博采众长之意。因为一个耳字,我就想到了哲学家老子,姓李名耳。民华笔下翰墨淋漓,阴阳谐和,亦可谓善于将中国阴阳哲学在纸面上的化解,有云有雾有山有水,有耳有眼亦有神矣。一个“耳”,眼耳鼻舌身意,色声香味触法,其意深矣!

民华兄的斋号朴清斋,又署榛茗堂、博古轩,都各有深意,显示了其审美理想的归宿。 初识民华兄,就感到他有一种内在的文气,谦虚低调,平和透彻。以后相知相交十年,渐渐熟识,更感到他书法学习的刻苦与认真。

书法界我见过用功的,但没有见过像民华这样用功的!自从认识了郁民华,我就知道了用功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,以这个标准衡量左右,没有几个能够及格的。在传统割裂的今天,想把字写好,除了下真功夫,还要有相当的“慧心”。民华的书法,已经深入古人的精髓之中,开花结果。重要的是,民华是在思考中书写的,是一个在思考、领悟、反复实践并把传统转换成自己的血肉一样创作的人。

书法家中分纯粹和不纯粹的两种,民华属于很纯粹的书法家。我见过很多杂质的书家,见了民华,见了他的书法,我感觉清清之水划过纸面,原来书写是如此丰富的事情,原来书写完全可以平复心情,可以养性怡情,可以推微知著。虽然他在石油系统相当忙碌,但他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都用于了书法的学习与创作,书法是他的精神之根,是他的精神之脉,是他的精神之源。

我们当下的心态太浮躁,太焦虑,太心急,但看了民华的字,虽然是草书,你都感到那种静,那是一种真正的安静,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,妙契同尘,清风与归。书法是一个精神的场域,境为心造,民华在对于传统的艰辛跋涉中,为自己创造着一个独立的精神的世界。这个世界与传统密切相连,不张扬,不自满,以书观照,透彻淋漓。

民华作为一个成熟的书法家,一个很纯粹的书法家,诸体皆能,尤善隶草,且写得很纯粹。 艺术一个最简单也是最本质的标准,就是纯粹。纯粹是一个人艺术最低也是最高的标准。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品太不纯粹了,纯粹才显出它可贵的品质。民华的隶书和草书,都体现了一种纯粹的品格。艺术的纯粹,首先所要排斥的是急功近利的想法和做法,没有愤世嫉俗,只有精益求精,甚至排斥任何市场的因素而求之于心,求之于静。

据民华自己讲,刚入道的时候,他是以隶书见长的,以隶书入展。隶书写了多年,以后又自觉地投入了草书。草书在河北有气象,有气场,有实力,民华对草书的转向,一方面有外在的因素,一方面有内在的因素。草书的写手在河北很拥挤,民华却有一种独立。

民华的草书书风恒定,基本在二王、张旭、怀素之间,写得非常得法,非常纯粹。如果你在他的跟前,看他书写,不管是熟悉的内容,还是陌生的内容,他都能精熟而快节奏地一挥而就,再看,草书的韵味,笔墨之间的联系,布局的恰当,皆在短时间内不假思索地完成了。民华的创作体会是这样说:“专注一体,而不是见异思迁,深入一个帖才能真正了解其中真谛。二王书法以简约著称,越是简的东西就越繁杂,包涵内容越丰富。”纯粹是纸上的功夫,点点画画,不是和古人靠近,而是把古人跟今人一样,每一笔都有来头,每一根线都有说法,民华做到了。有人把二王写得很放诞,有的人写二王写得很猥琐,有人把二王写得很伪饰,也有人写得很憋屈,一个二王书风,照出了很多人的色相和心性。民华的二王,很精确,很随意,有白蕉流畅之美,有沈尹默精准之韵,积数十年的功底,心花怒放,优柔自在,铿锵磊落,水流云逝。但亦因为如此,他的书法个性突出的风格就略显不足。二王本就不是突出的风格,二王的书风是中性的,是内敛的,是隐藏的,是稳妥的。民华书法愈接近二王的实质,也把二王的这种内在的精神接受了。二王的安静的体系与我们当下的外向的表现是矛盾的,二王可以修养,可以有内质的华美,是属于个别人雅室欣赏的逸品,但也绝对不是大众的、喧闹的、翻腾的。把二王写好了,你就要接受那种内在的纯净,那种内质的华美,当然也有那种高雅的孤独与寂寞。传统的二王是内美,而被以后米芾和王铎、傅山给外向化了。民华走了一条内美之路,这条路,期知音,待九方皋,与伯牙、钟子期为伍。民华也在思考,也在接受一些新的美学观念,他的书法也逐渐地开张起来,二王在他的笔下飞动着,在似与不似之间……

但民华是一个现代人,具备更多的是现代人的情感。他于草书,能写精准的二王一路,也能沿着米芾、王铎一路写很外向的东西,内敛与外向对一个现代的书法家,都是具备的综合性因素。需要修心养性,则内敛;需要外在的奔放豪气,则外向。但既就是这种外向,民华写得也很纯粹。在他出版的作品集和他的博客里,可以看到不少这种外在性的书法,这是一个书法家和社会的结合,传统连接着社会,民华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书法的传播者,在他那个石油系统,在他生活的区域内。他的书法是在追求雅俗结合,追求更多人的认知,他说:“书法要雅,不雅则不为艺术;要俗,不俗则无人看。所谓雅俗共赏乃为最高境界,大家都喜欢,又有艺术价值,此为上品,能流传千古。”雅俗共赏是一条非常难的路子,经常偏斜,但对于民华来讲,他是怎样也俗不起来了,写到这种程度,想俗都不可能,只能在与大众的勾兑妥协之中,保留着自己的艺术理想。

书法作为艺术,具备着非常复杂的因素,它是和我们精神的多元是一致的。内在的质美是其质也,外在的溢美,亦是其本也。

民华的隶书,从石门铭、张迁碑、乙瑛碑入手,并保持了浓厚的篆意。我始终认为,中国书法的正路,不在楷书,而在篆隶。楷书法度森严,从它兴盛完备之时就是框定约束之拘。民华从入书道,就走了一条正路。他的隶书轻重顿挫,变化丰富,和谐静穆,波磔起伏。他本来可以成为新时期以来一位纯粹的隶书高手,但他转向了草书,草书更能表达的是他的心性,他的自然。他的隶书与他的草书一样,具备了丰富的静态与动感,书法不得书之三昧,是难于真正地理解书法。

我戏称民华是一个实证主义者,一个不断反思的人。书法是一个实践课,也是一个创作课,不经过对传统的不断地实证,不经过反思乃至把传统转化为自己的血肉,是很难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。书法创作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反思认知比盲目地创作更为重要。书法创作虽然是感性的,但更多是以理性总结,再从理性返回到感性之中。 民华就是在不断地反思与发现之中,汲取传统的滋养,而渐成自己的书法理想,如他在《朴清斋书事散论录》对王羲之十七帖的看法:十七帖章法比较平淡,如果写大字按照这个章法,会很死板,可适当增加穿插和行间张力、粘力,要进行探索。他在深入十七帖“体会其中绞转、提案、牵丝、起行收之用笔变化”后,对这本经典的章法提出了其“比较平淡”,应该是很有眼光的。我临十七帖也多年,也有这方面的感受,但我就没有总结出来。


责任编辑:

内容右侧1
内容右侧2推荐新闻上

推荐新闻

内容右侧3 精彩图片上
右侧4 图片故事上

图片故事

内容右侧1
内容页右侧最下